malko

 

【行尸走肉】Undefined (Rick/Daryl)

有些事情在说不清楚的状态下会变的更糟。Daryl独自走在密林里,虽然他的目标是几只松鼠或者一两只鸟,高树下的林地里脚下的泥还有些湿霜,他得先查看第一个陷阱,但脑海里他离开时Rick的那个表情还是会不经意间出现,他本来想借着收集食物来缓和一下气氛随便说点什么,虽然他们已经几天来没怎么说话,但他了解Rick的脾气,一路上他总会说点什么,他总是忍不住先原谅他在意的人,对,他知道Rick在意自己,这种感觉他一直以来都知道,但是Daryl选择以一种彼此舒服的形式回应,Rick亦是如此,如今他们却好像被一张无形的硬木板隔开,呼吸不畅、无法交流。

Beth的死对所有归来的人来说都是避而不谈的话题,包括Rick,他喜欢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,而且监狱里她一直照顾着Judith,Rick从心里感谢她,他恨自己没有听Daryl的话杀死了一个人质,一切无法挽回,尤其是前个晚上在缅怀Beth的仪式后Carol无意间抽泣着谈到Daryl和Beth之间萌生的感情……Rick沉默着踩灭营火,初冬的早晨他身体随着心脏一下下皱动,疼得欲裂。

Michonne轻拍了一下Rick:“嘿,我看到Daryl一个人出去了。”她狐疑得盯着Rick的脸,“你没事吧?你的脸色不好。”

Rick挤出一个轻微的“我很好”,检查了一下腰间的枪和子弹说,“我们很快就回来。”

初冬,又是一个冷冬,这个季节总是和Rick的情绪过不去,他抬头看看阴霾的林梢,轻轻的叹了口气,远处Daryl的脚印清晰可见,他已经习惯了和Daryl在一起巡视,随便聊点什么,虽然在监狱的时候,不曾和Daryl聊他枯燥的种菜,但聊到养小猪、烟草和酒,他知道Daryl对什么感兴趣,即使他说的时候Daryl没有回应,但他能感觉到他在饶有兴致的听。现在,他一句字都说不出口,劝服自己的话他已经对自己说了好几遍,就是不行……Rick脚步沉重的慢下来,他准备转身折返。

一只枪口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,顶着他的背。
Rick的冷汗一瞬间湿遍全身,“FUCK!”Rick暗暗得诅咒自己,他慢慢的举起双手试图先缓和,哪怕只是一个机会!

“Rick”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嗓音。Rick小心翼翼地偏过身:“……Morgan?!”不可置信,他仔细的注视着他,确认自己不是疯了看到了幻觉,方才说,“你没有死?”

Morgan把枪放下伸出双臂拥抱Rick,咧着嘴大笑着:“我没死哈哈,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。”
Rick退后半步确定他的真实,又上前再次抱住他,“天!你是怎么一路追上来的?”

“一言难尽,能追上你们一定是上帝的福祉!”Morgan做了个感谢上帝的动作。

当Daryl返回营地的时候,一路为食物和Rick沮丧的他发现营地的气氛有些许变化,众人的焦点位置,他看到一个陌生的黑人和Rick坐在一起有说有笑,Daryl皱了皱眉,他不知道究竟在他离开的这个把钟头发生了什么,但他选择不动声色,远远的绕道过去,找到同样不爱凑热闹的Carol递过去一个眼色。

“Rick的朋友,他在亚特兰大的郊区医院救过Rick,Rick一路上画的这个…”Carol用手比划了一个叉,“就是留给他的…怎么样?你的猎物呢。”Carol比起突然加入队伍的陌生人更加在意补给。

Daryl把几只松鼠递给她,远远的看着那两个人,很多人围在周围倾听,身为主角的他们说话声音很大。Rick很开心,应该用非常开心,他好像好久没露出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了,Daryl也替他高兴,这样也不赖,他不想因为他的原因,Rick愧疚自己,Rick也许就在今早还在为这个找机会和自己说话,他拒绝这一幕的发生,谁也没有错,他只想把他和Beth的那段回忆埋给自己。他转身离开了,这样很好,他还是坐回自己最开始的位置,一个称职的帮手,而不是什么兄弟。



tbc


脑洞文,不好说有无H桥段(*^^*)

评论(4)
热度(4)

© malko | Powered by LOFTER